【浮生记】张爱玲用12年讲述一个焦裕禄的故事

——纪焦裕禄同志纪念馆讲解员

 

河南兰考的六点钟,焦裕禄同志纪念馆已经闭馆。一对70多岁的夫妇穿着挡风衣,手里拿着大檐儿帽、大纱巾和口罩,站在纪念馆门口,左右瞅着。

他们从北京来,60年代初下乡到兰考做知青,正是当地内涝、风沙、盐碱最严重的几年。

“焦书记走了两年,我们就调回北京了,这么多年一直想和老伴再回来看看,就让我们进去瞧瞧吧。”

张爱玲已经下班了,换了便装正要赶去婆家接儿子,听了老人的话,顿了几秒,转身又打开大门,推上灯闸,扶老人进来。

“大爷大妈冷啊?纱巾口罩都装备上了。”

“嘿,想用这挡风沙,一下车我们俩就笑了,记忆还停留在下乡那时候嘞!”

“那是我值班唯一一次闭馆后,又让人进来参观的。”张爱玲说。

 

张爱玲是焦裕禄同志纪念馆的讲解员之一,今年35岁,12年的讲龄,马尾辫,穿着白衬衣,黑色西装套裙。

26日上午,记者跟着爱玲接待了一个34人的党校培训班。

爱玲的讲解,使每一张老照片、每一件焦书记的旧物都引起了群众了解、学习的兴趣。一位20多岁身着白衬衣的男青年紧贴着展柜,那里面放着焦书记治理“三害”期间的工作笔记,他弯下腰眯着眼睛读了两页,小声叨叨着:“呀,这得花多少工夫啊。”

“‘三害’是哪三害?具体怎么治理‘三害’?焦书记的孩子们现在在哪,做什么?”这些成了大家关心的问题。

一尊4米高的半身铜像,立在他当年带领广大人民战天斗地的劳动画面之中,令走过的每个人为之肃然。他是党的好学生,入党申请书上有“我要听毛主席的话,跟共产党走,为推翻旧社会,建立新中国,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!”的誓言。他是兰考的好书记,拖着患有慢性肝病的身体,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跑遍了全县140多个大队中的120多个。风沙最大时,他带头去查风口,探流沙;大雨倾盆时,他带头趟着齐腰深的洪水察看洪水流势。他是百姓的好公仆,风雪铺天盖地的时候,他率领干部访贫问苦,登门为群众送救济粮款,钻进农民的草庵、牛棚,看群众有没有吃的烧的铺的盖的。他冒着风雨探查地势时用来测量水深的高粱杆,他为了抑制肝痛用硬东西顶出大窟窿的藤椅,他缀满42个补丁的被褥,他露着脚趾头的棉鞋……300余幅旧照片与图画,90余件用过的旧物,浓缩了这个党的基层干部短暂却令人难以忘怀的一生。走过1300平方米的展厅,观众们仿佛亲眼目睹了焦书记在兰考的475天。

 

听着爱玲的讲解,人群中一个短发中年女子无声地红了眼圈,她低下头,盯着地面摇头叹息。她身后高大的中年男子,用纸巾快速擦去了眼角的泪水。人群外夹着商务包的男子扭过身,仰起头,深呼吸,默默离开了。

短短27分钟,爱玲让焦裕禄的故事走进了每个人的内心。

 

“参观的群众很专注,在我讲解焦书记陵墓迁移之前,他们就发现两个墓碑的照片不一样,还有的告诉我图片上几处标点错了。”

“三义寨一个老头,冬天穿着蓝布大棉袄,讲到焦书记去世那里,突然失声痛哭,周围的人都扭过来看他,他哭了一阵自己就跑出去了。”

“就今年,四十多岁的男人,黑T恤,胖胖的,戴副眼镜,我讲到焦书记去世的时候,他突然对着我深鞠躬,表情可严肃了,一句话不说,一直不停鞠。还有去年,我给一个企业团体讲解,结束后,一个职员突然对我竖起大拇指,拍手吼‘好!好!好!好!’声音特别大,大家都围了过来,把我困到人群中了。”

“你讲得太精彩了。”记者说。

“不是,一直鞠躬也好,拍手大声说好也好,他们的情感不是对我,是对着焦书记。”张爱玲的目光投向焦裕禄的铜像。

“我的讲龄比我儿子还大,烦的时候肯定有啊,我们几个都有咽炎,职业病,严重的时候要拼命压住嗓子的不得劲,不能让参观的群众听出来,得一直忍着。会抱怨啊,又要讲,不想去。可来的人都是第一次听呀,他们围着你问问题,每次都会有人流泪,就会觉得自己也是第一次讲。中间也有更好的工作机会,都没在这干得有劲儿,后来有再好的也不去了。”

 

12年,2000余场解说,60000余名听众。爱玲又算了一遍,自己也吓了一跳。

(文/刘冉)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相关阅读:

都市生活:

微信扫一扫

大家都爱看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

河南特色